文章列表
同时
2020-02-04 01:0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李钢建以自己家为例,给记者细算了一下吃水账:一家五口人,一个月就要10方水,得200多块钱。要是生活用水用矿井污水,这种水脏点没法吃,用来洗洗涮涮,这样配合着,一个月也得100多块钱。

采访中,很多村民也说,马玲山矿产丰富,矿井比比皆是,虽然现在附近大部分小型煤矿和矿井都已经停产整改,但连年的开采造成地下水位不断下降。同时,加上天气干旱,吃水更难。

李钢建告诉记者,以前有吃水井,都是挖矿把水抽干了,水源深了,水井都没水了,抽不上来水。

中新河南网洛阳8月22日电(记者 门杰丹 王帅)在河南伊川县半坡镇,水源枯竭,深井干枯,6村近万名村民靠天吃水,在天气干旱少雨之时,部分村民只能买水吃,有的甚至用矿井污水,而更令人诧异的是这种吃水难的局面,竟然持续了两年左右。连日来,当地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采矿导致水源枯竭,政府正在寻找水源,但水源难找,为从根本上解决用水难问题,鼓励群众整体搬迁。

“喝水咋弄?得掏钱买!买一桶就是六七十块钱,还是小桶,大桶得一百多块。”一位张姓村民称,这个钱花得让人心疼。

记者在老君堂村看见,几年前开挖出的深达500多米、担负着向老君堂、鲁沟、大郭沟、小郭沟4村集中供水重任的深井,如今因老君堂村区域水位下降而枯竭。

“吃的水都没有,还咋洗澡、洗衣服?”老君堂村一位杜姓村民无奈地说,村里断水一年多了,吃水要靠存雨水,或者到很远的地方买。

“政府给村里补贴的也有,但是因为吃水价格太高,得跑很远去买,有些贫困家庭,吃的都是从煤矿里抽出来的水,污水在家澄着吃。知道污水有害,也没法。”大郭沟村支部书记李钢建坦言,目前村里吃水都是靠买,生活用水都是用煤矿上抽出来的污水,有些家里也吃澄后的污水。

“各村都有矿,下边采空,采石采矿,有矿石有煤矿,采完以后下边不就空了?所以说打井,比如说他家打个井20米,或者50米,他煤矿打了100米,它这水位不就下降了吗?加上这天气,旱情严重以后,水位下降,他们就没水吃。”伊川县半坡镇副镇长王振明说:“现在有个别还能用的矿里出来那水,作为他们使用,那水不能吃,吃着不是很标准。”

不过,王振明表示,要想尽一切办法,如果本地的水不中,哪怕从汝州打井运水。此外,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些村庄群众吃水难、通行难的问题,镇政府已在半坡新型社区建设多栋居民住宅,并出台相应搬迁补贴政策,支持群众搬迁。(完)

王振明还告诉记者,为解决山顶六村吃水难问题,当地政府采取多项措施,派遣专家寻找水源,建设免费供水点,实施财政补助等,但今年旱情严重,吃水都很困难。近期县水利局往上报项目,何庄批下来了29万块钱,已经开始打井了。不过,“矿石煤矿区,经过常年的采矿以后,下边就空了,所以说找水都很难。”

记者调查了解,伊川县半坡镇缺水的山顶六村位于马玲山区,有老君堂、何庄、白窑、小郭沟、大郭沟、鲁沟。其中,老君堂村和何村缺水最严重。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kashibo.cn湖北省恩施市瞪垂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kashibo.cn版权所有